四百多万元的豪车撞墙尽毁,这样的场景估计只能在电影《速度与激情》中才能看到,但昨晚10时许,朝阳区大屯路隧道东向西方向,一辆兰博基尼与一辆法拉利在行车中发生事故,两车失控碾轧护栏,与隧道墙壁相撞。其中兰博基尼车辆报废,法拉利损毁严重。

事故还造成兰博基尼副驾女子腰椎受伤。

现场 两车损毁 护栏被碾轧成麻花

事发隧道长约1.3公里,事故地点位于中段偏西处。昨晚11时 30分许,记者赶到现场后看到,隧道内道路暂时只留最内侧一条通道供其他车辆通行。

交通队、公联公司等部门也已经相继赶到,民警正在向当事双方了解情况。

记者注意到,一段长约150米的护栏在事故中已经被两辆车碾轧成麻花,一段长约10米的隧道北侧墙皮被撕破,两辆事故车车头都冲东。

兰博基尼被撞报废,车身被护栏撑了起来,整车只有驾驶室还算完整,车窗玻璃都已经“开花”,车体碎片和车轮都散落在近百米长的隧道上。法拉利比兰博基尼情况稍好,虽然车身较为完整,四个轮还在车身上,但是右侧车门被撞毁,四个轮胎全部爆胎,车内所有气囊也全部打开。

法拉利司机挡号牌

记者到达现场后,车主双方的朋友开着多辆奥迪、宝马和路虎等名车陆续赶来,等待双方的处理结果。

看到记者拍照,十多人围过来,拉住胳膊,试图抢夺手机和相机。得知记者身份后才慢慢散去。法拉利的司机干脆找到一张纸,直接把车牌后几位数挡了起来。

由于兰博基尼未悬挂正规号牌,民警上前询问情况。

随后兰博基尼司机出示一张临时牌照。同时他又叫朋友送来了车辆保险等相关材料,经过民警核查后发现该车并没有问题。

讲述 “连长春的朋友都知道了”

记者在现场见到了两辆豪车的司机,两名司机并没有受伤。记者了解到,他们相互并不认识。法拉利司机站在警车旁一句话也不说,时而对相继赶到的朋友点头示意,而兰博基尼司机身上披着朋友送过来的毯子,不断跟朋友介绍事发情况和后续处理情况,他还不断用手机向朋友报平安。

“我去,长春的哥们儿都知道我撞车了?!”他拿着手机惊讶地喊道,“这网上传得也忒快了。”

兰博基尼的司机称,事发时兰博基尼副驾驶上还有一名女性乘客,其在事故中伤及腰椎。事发后,女子已经被兰博基尼司机的朋友送往三零六医院接受治疗,没有生命危险。

经过民警现场初步调查,两车司机均未涉及酒驾。

速度快加上路滑 车身失控

据兰博基尼的司机介绍,事发时,他的车走在前面,而法拉利走在后面。

当时兰博基尼开进隧道后,可能是由于下坡车速过快,加上路面湿滑,在行驶至隧道中段时,突然车身颠了一下,导致他的车失去了控制,先冲向了旁边的护栏,然后再撞向了隧道墙壁,随后又被反弹到了护栏上,车身被护栏撑了起来。

而后面的法拉利轿车也遇到了兰博基尼相同的问题,但是由于前面的兰博基尼已经发生事故,法拉利减缓了速度,可还是遇到了颠簸后失控的情况。

由于法拉利的司机及时控制了车身,才没有撞向隧道墙壁和冲向兰博基尼轿车,而是直接碾轧了护栏。

追访 网友质疑飙车 交管称正在调查

虽然两车没有在事故中发生触碰,但是现场一段长约150米的护栏和长约10米的隧道墙皮被毁,双方需要在今天到公联公司指定的办公地点进行公共交通设施的赔付。

记者注意到,损毁的两辆轿车分别为兰博基尼LP610和法拉利458,两车的现款全价均超过400万。

今天上午记者了解到,根据现有损毁交通设施赔付的价格,现场损坏的护栏超过百米,双方司机一共需要至少赔付两三万元。

今天上午,有网友晒图指出,两辆发生事故的豪车此前曾同时出现在改装店,怀疑两位车主相识,且事故为飙车造成。记者注意到,图中法拉利车型与车牌确实与事故车辆相符,但兰博基尼由于是临时车牌并未悬挂,无法印证。针对网友质疑,交管部门称,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今天上午,北京市交管局官方微博公布了两辆事故车的驾驶员身份。其中驾驶红色法拉利的是吉林籍驾驶员于某(男),驾驶绿色兰博基尼的是北京籍驾驶员唐某(男)。

文/夜线报道组 记者 谢璐 实习生 徐琨尧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李健的郁闷与愁苦你不明白

如果你不是一个真正的理工男,你根本不可能明白李健的郁闷与愁苦——成名的李健,是梦;真实的理工男,是噩梦。


【解局】短命的昆明新书记

又是昆明!2014年7月12日,时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因涉嫌违纪被免职。8月,高劲松从曲靖市委书记任上补缺昆明,这屁股还没做热,又被纪委一把拽了下来。


医疗费跑赢GDP是社会之耻

20多年来,我国医疗费增长率基本都维持在14%以上,这个速度不仅远超了GDP增长率,更远超了国民收入增长率。国人的人均收入每年都在增长,却发现看病的负担越来越重;近几年来,医保覆盖率达到95%,却发现扣除医保报销部分之后,仍然要支付很高的医疗成本。


中国游客真的那么不文明?

也有一些所谓“不文明现象”,其实是某些国内“思想家”臆想的“洋规矩”,对这类“民族劣根性”的“反思”、“批判”,通常是国内热火朝天,国外却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