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恩培曾称“腐败不除,事业难兴。不论涉及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他不会料到,在高喊反腐口号时,这也成为自己的谶言。

白恩培云南旧事

文_ 本刊记者  王巧捧  发自云南昆明

9月,是白恩培出生的月份。今年满68岁的白恩培,注定要过一个不寻常的生日。

白恩培落马时,担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曾经主政云南10年。

2001年11月,白恩培上任云南省委书记时,云南刚刚遭遇了原省长李嘉廷的腐败案。两个月后,白恩培在云南省委第七次党代会上指出,李嘉廷案造成影响十分恶劣,称“腐败不除,事业难兴。不论涉及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白恩培受命于反腐之时,也强调反腐,最后自己跌进腐败的深渊。像许多落马官员一样,这些高调反腐的口号,终成自己的谶言。

广建高尔夫球场

原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骏爆料,白恩培一周打三次高尔夫,企业老板在陪白打高尔夫时,通过赌球完成金钱输送,一个球输赢数万。

比起打高尔夫,更大的危害在于,白恩培任内无视禁令,大肆建设高尔夫球场。

白恩培任内10年间,云南高尔夫球场发展迅速。廉政瞭望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梳理,10年来,仅昆明市所辖区域就已建或在建高尔夫球场至少12个,每个球场至少占地数千亩。有些球场周围还配套休闲娱乐设施,占地甚至上万亩。

虽然国务院办公厅和国土资源部曾“三令五申”,严格禁止新建高尔夫球场,但云南高尔夫球场仍然顶风开建。

央视《焦点访谈》曾曝光云南石林国际乡村俱乐部里的高尔夫球场,其占地面积1万亩,俱乐部总体面积1.5万亩。“从立项开始,开发商和当地一些部门就以建设民族生态运动场的名义来掩人耳目,而建设过程中对大量的农田、林地的侵占,相关执法部门竟视而不见。”

广建高尔夫球场、城市扩建、开发旅游景区等政策,占用农民耕地,因补偿不到位引发大量农民持续多年举报。

2010年,杨维骏为昆明西山区福海社区失地农民“公车上访”的举动,让云南的土地问题更公开化。记者仅在昆明就接触到呈贡新区、官渡区、晋宁县、宜良县等多个失地农民群体。

严重的土地问题,引发了社会上一批热心人士的关注。除杨维骏举报外,云南省农机局退休职工普桂英、“滇池卫士”张正祥等,持续多年呼吁保护昆明土地,或帮助失地农民维权。

白恩培时期,提出大云南、大昆明战略,对云南的耕地实际避而不提。云南省现任领导曾在《光明日报》撰文提到,云南是一个“农业人口众多、环境十分敏感、耕地资源十分有限”的山区农业大省。白的城市规划和土地政策饱受诟病。

省领导的豪宅

白恩培上任后,弃置了早在1997年规划好的昆明市东北片区发展计划,推行一湖四片的新思路,转而发展东南方向的呈贡新区。如今建好的呈贡新区,白天街道空旷,夜晚灯光稀少。这个新区去年“荣登”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多幅照片显示了这里加速城市化背景下的“鬼城”景象。

按照1997年规划,昆明市东北方向的北京路延长线两侧为省政府公务员小区,其中的金安小区在白恩培到云南前已经建好。因为白恩培改变规划,其他地块在荒置了十多年后才再度筹建。

不同于金安小区的小高层,白恩培主政期间修建的金江小区除临街几幢11层小高层外,里面全部是联排别墅。

廉政瞭望记者采访到云南省政府一名住在金江小区的工作人员,他向记者透露,该小区为省政府集资建房,当时集资单价约每平方约1600元。联排别墅只有处级以上干部才有资格购买,具体为:正处级干部4家拼购一套,副厅级以上两家一套,副省级以上,一家一套。每栋别墅房前花园约5米宽,房后花园约3米宽。

这个别墅区被昆明市民获知,始于时任云南省副省长孔垂柱。别墅建成后,孔第一个对外转让。

市民罗谊民向记者透露,孔垂柱的房子被中介出售时,他曾经跟人一起去看过房。彼时中介并不避讳地宣传,这是分管农业的副省长的别墅,毛坯房转让价1400万元。罗介绍,不少官员的别墅已转让,有些购房老板乐于对外宣称自己住的是某领导的房子。

一边是金江小区里的领导干部享有天价别墅,另一边与此相对应的是,2002年云南省建起一座由国家财政补助的专家楼。

2002年12月25日,云南省突然公布,按照有关政策,修建了一栋科技楼,全省60名享受国务院津贴待遇和有特殊贡献的专家可以享受优惠购房。

但白恩培当时定的政策是6日内必须付清房款,否则视为放弃。有资格购房的专家大多未能购得。

多起法制乱象

2011年8月8日,云南“金座非法集资案”,涉案额4.8亿元,涉及受害人1.2万多人,但退还受害人的集资款不到15%。

受害人质疑,为什么有关部门认定金座公司非法集资后9个月才立案。

罗谊民、朱茂贵、崔敢秀等20多名金座案受害人代表,在法庭上听公诉人提到,2008年8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云南监管局召开联席会议,联合认定金座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但直到2009年5月7日,公安机关才对金座公司立案侦查。2009年8月17日,金座公司才被取缔。期间,省市等相关政府部门对金座公司继续进行管理。

受害人及一些社会人士则质疑,这种做法有“养猪政策”之嫌。也有一种说法比喻为,犯罪分子挖坑,官方帮着把坑加大加深,并装饰得更有吸引力。

参加集资大会的多名受害人证实,在会上包崇华提到有官员向他要钱,但是“这是你们的血汗钱,我要用来做正事,不会拿给他们”。在一次聚餐场合,罗谊军曾听到包崇华向旁边的人抱怨,有官员索要钱财。

白恩培在任期间,多起法制乱象引起全国关注,包括“躲猫猫”事件、孟连事件。还有“倒白委员会事件”,近日有受害人出狱,着手申诉。

“倒白委员会事件”始于2002年,当年云南省人民代表大会上,部分文件袋里装有反映白恩培问题的材料,同时同类材料密集寄往中央纪委。

对于这些倒白的材料,杨维骏说,那时白恩培才上任不久,还没什么表现,对材料中反映的内容,他内心并不赞同,就没有介入。

但后来的调查指向当时的某领导,其被看成“倒白”头目。多个与该领导有接触的干部受到调查。

因举报信中有省委办公厅的信笺,办公厅受到了重点调查。2004年7月21日,原云南省办公厅工会主席杨宁昆被省纪委以调查经济问题的名义“两规”。但杨宁昆称,调查的后期,调查组重在讯问“倒白委员会”一事,以及他与被怀疑的某领导是什么关系,具体有过哪些接触。杨宁昆称自己为此受到刑讯,并向记者出示脚伤留下的痕迹。

杨宁昆无法确知有多少人因“倒白委”事件受到调查。但最终被怀疑的该领导未被调查出问题。

另一名云南某地的一国企负责人,因与被怀疑的某领导有工作交集,也受到调查。前一阵短暂保外就医时,见到杨宁昆,述说自己也被讯问倒白委一事。

杨宁昆从专案组处听说,材料内容分四个方面:谩骂白恩培,称其没有为云南做实事;指白恩培培植亲信;反映白恩培的生活作风问题;反映白经济问题。

杨被调查后,白恩培在会上未点名地宣示:“写信反映领导?没有好下场,坐牢了嘛。”

强行修改GDP数据

坊间对白恩培有一些评价包括“白话”、“白干”。白话,指主政云南期间喊了不少不切实际的口号,讲了不少废话空话;白干,即为主政10年,政绩平平,乏善可陈。

多个官场人士回忆,白没有明显的政绩。白恩培任内,提倡发展循环经济,指出云南资源矛盾突出,但白却被指贱卖资源。

杨维骏举报白恩培贱卖兰坪铅锌矿给刘汉集团。据媒体报道,白恩培被调查过程中曾交代,周永康任职四川省委书记和调任中央后,曾致电他,希望他能够对与周永康之子周滨关系密切的兰坪县铅锌矿收购项目给予关照。此后,刘汉集团以1.53亿元控股兰坪铅锌矿。

白恩培任内,云南经济排名从2001年全国第19名下降至2011年的第24名,招致云南人的失望。

对于不好看的GDP数据,白恩培任内曾有官员强行修改。

据《云南日报》一记者称,有一年,云南省统计局在会上公布当年上半年GDP同期增长7.5%,但是见报前,省委某领导要求将这一数据改为12%,称这次数据是根据新的统计法算出。但该记者表示,当年并没有听说有新的统计法出台。

杨维骏透露,一名经济统计专家从统计局听说,一名副省级领导坐镇统计局,说全国同期GDP都是两位数,云南的一位数太丢脸了。当时的统计局局长不同意,被派去出差。数据最终被改为12%。

云南省公务员对白也颇多怨言。

2001年至2003年,全国有两次公务员加薪,多名云南省公务员证实,这三年云南都没有加薪。

据媒体公开报道,2003年3月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在谈到当年公务员“加薪”问题时说“公务员涨工资必须慎之又慎!”白认为当时云南公务员的工资已经不低了。

不仅如此,以前一名省领导给云南省公务员争取的高原补贴,也在白恩培时期被取消。这被认为白不关心普通公务员,自己却大肆享受。

曾长期在省委办公厅工作的杨宁昆介绍,白恩培的夫人张慧清非常挑剔,不仅住所多次重修,设施豪华,而且厨师、司机不合意就换。张慧清是白恩培的第二任妻子,原为一名招待所服务员,到云南时已经是正处级,逐渐升任云南电网公司党组书记、副总经理,正厅级。

云南省驻成都办事处何副主任透露,白恩培在云南省委书记任上曾两次到成都补牙,办事处派车去机场迎接,看到有两名老板已等候在贵宾室,白恩培坐老板的豪车离开。

记者在云南采访时,有传言说,红军在陕北时,毛主席曾经在白恩培家里住过。根据公开信息可见,毛主席在袁家沟时住在白玉才家的窑洞里。根据近日澎湃新闻报道白家家族图谱显示,白恩培为白玉才的嫡孙。

白恩培家族一门出了4名省委书记,即使这样的红色背景,即使已经离开数年,在中央有案必查、有腐必惩的决心下,白恩培们一旦涉嫌违纪违法,也决无逃脱的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