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伦敦5月21日电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20日在英国国防大学联合指挥与参谋学院发表演讲。他表示,国际关系中还存在一种宿命论,认为新兴大国必然会挑战守成大国并与之发生冲突,这就是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中国不相信“修昔底德陷阱”,不认为今天的国际关系是一种“零和游戏”。

演讲全文如下:

尊敬的詹姆斯·摩尔斯代理校长兼院长,

女士们、先生们:

很高兴时隔两年再次来到英国国防大学联合指挥与参谋学院。2012年2月,我曾以“《孙子兵法》与中国的外交国防政策”为题在这里向你们的学长发表演讲,至今记忆犹新。

两年前讲的《孙子兵法》是中国古人的智慧,今天我想讲讲当代中国人的智慧。我认为,最能反映当代中国人智慧的是一个最具有时代特色词汇,这就是“中国梦”。

要理解什么是“中国梦”,首先要理解什么是“中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个多月前访欧时在布鲁日欧洲学院发表的演讲中指出,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国家,一个经历了深重苦难的国家,一个实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正在发生深刻变革的国家。我认为这高度概括了中国的国家特点,中国就是这么一个古老与现代交融,发展与改革并存,背负苦难记忆,矢志民族复兴,坚定走自己发展道路的发展中大国。

理解了什么是“中国”,也就容易理解什么是“中国梦”?中国梦就是中国的未来发展目标,其基本内涵就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梦是中国在历经千难万苦,走上发展正途后的必然追求和不懈目标。

中国梦不是一个国家要国强必霸,独步天下,不是一个国家要穷兵黩武,复仇血耻,不是一个国家要垄断能源资源,控制全球市场,不是一个国家要独享经济好处,不顾别人死活。中国梦的天生属性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

中国梦首先是和平梦。和平是人民的永恒期望,它犹如空气和阳光,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自近代以来被侵略、被奴役的历史记忆,让中国人尤其珍惜今天的生活,希望和平、反对战争。中国今天的发展成就,更是在和平条件下参与国际分工合作,通过人民辛勤劳动创造出来的。

中国梦是发展梦。没有发展,不可能实现持久和平。最近世界银行一份技术性报告称中国经济规模今年可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国际上媒体很关注,但是中国自己很淡定,因为我们对自己的国情和国际地位有清醒的认识。中国还有2亿人生活在世界银行的贫困线标准以下,还有7400多万困难群众靠低保生活,还有约1亿人生活在城市中的棚户区和城中村,还有几亿农村劳动力需要转移就业和落户城镇。让13亿多中国人都过上好日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需要付出长期的、扎扎实实的努力。

中国梦是开放合作梦。中国坚持对外开放,愿与世界各国开展互利合作。中国现在是全球128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去年,中国进出口总额突破4万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其中从世界各国进口了1.95万亿美元的产品。中国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近1200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

中国梦是共赢梦。中国不仅致力于自身发展和造福本国人民,也愿意随着自身国力的增长,为世界做出更大贡献。十多年前,英国一位有远见的政治家说了这么一句话:“中国的发展是英国的机遇。”如果说十多年前很多人对这句话还有疑问,那么今天则是不争的事实。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实实在在的互利共赢:英国对华出口连续4年保持两位数增长,过去5年翻了一番还多;中国在英投资过去两年达130亿美元,超过此前30年的总和;英国企业在华设立的子公司、英国银行在华设立的分行是越来越多。中英间的合作既促进了中国的持续发展,也带动了英国走出低谷并迎来强劲增长。

不久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了非洲,提出要推进中非产业合作、金融合作、减贫合作、生态环保合作、人文交流合作、和平安全合作等六大工程,打造中非合作的升级版。中非之间的关系也是共赢的一个生动例子:中国发展好了,非洲有机遇;非洲发展起来了,中国也会受益;中国和非洲都发展进步了,世界会变得更美好。

中国梦是我们的追求,是我们的理想;实现中国梦不会一帆风顺,需要做出不懈的努力,需要应对各种各样的挑战。这些挑战有经济方面的,有安全方面的;有来自内部的,有来自外部的。当前,来自内外的安全方面的挑战就尤为突出。

比如,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和暴力恐怖势力这“三股势力”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本月初中国的学术机构发表了首份国家安全蓝皮书,指出在国际恐怖活动呈反弹之势的大背景下,中国的恐怖活动再次呈高发状态,且呈现出地域扩大的趋势。2013年中国境内共发生暴恐案10起。今年以来,中国境内又接连发生了一系列严重暴恐案件,其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从外部看,世界和地区局势令人担忧。从北非,到中东,再到乌克兰,一些国家出现了动荡。在东亚,本该是风平浪静的地方,但某个国家要修改“和平宪法”,推翻战后国际秩序;还有的国家仗着有后台,有恃无恐,在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断惹事生非,制造事端,破坏地区稳定和平。

此外,国际关系中还存在一种宿命论,认为新兴大国必然会挑战守成大国并与之发生冲突,这就是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中国不相信“修昔底德陷阱”,不认为今天的国际关系是一种“零和游戏”,但有的国家总拿中国说事,制造所谓“中国威胁论”,拉帮结派,围堵中国,中国的安全环境一下子被搞得很复杂。

针对影响中国稳定和安全的这些内外因素,中国的安全观也在不断发展和演进。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一贯积极倡导和践行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互信,是指超越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差异,摒弃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心态,互不猜疑,互不敌视。互利,是指相互尊重安全利益,在实现自身安全的同时,为对方安全创造条件,实现共同安全。平等,是指国家不论大小、强弱、贫富,都应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互不干涉内政,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协作,是指以和平谈判方式解决争端,就共同关心的安全问题进行广泛深入合作,消除战争和冲突的隐患。

中国也主张发展以“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为特征的“新型大国关系”。在人们回顾100年前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和75年前爆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际,我们有理由相信,人类在二十一世纪有足够的智慧不再重蹈历史覆辙,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间可以合作解开“安全困境”,共同走和平发展道路。

最近,中国组建了国家安全委员会,提出了国家总体安全观,即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以经济安全为基础,以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为保障,以促进国际安全为依托,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为此,中国将既重视外部安全,又重视内部安全,对内求发展、求变革、求稳定、建设平安中国,对外求和平、求合作、求共赢、建设和谐世界;既重视国土安全,又重视国民安全;既重视传统安全,又重视非传统安全;既重视发展问题,又重视安全问题;既重视自身安全,又重视共同安全,打造命运共同体。

今天在上海开幕的亚信第四次峰会上,中国作为会议轮值主席和东道主,将在“新安全观”和“总体安全观”的基础上,推动树立“亚洲新安全观”,倡导共同安全、综合安全、合作安全和可持续安全,积极探讨建立符合地区安全实际、满足各方需要的亚洲安全与合作新架构。

女士们,先生们:

“中国梦”照亮了中国前进的方向,中国的安全观是确保中国梦实现的重要指南,而中国的国防建设是实现中国梦和贯彻中国安全观的强有力保障。

在座的各位都是军人,大概没有哪个军人会反对建设强大的国防。当然,由于各国资源禀赋、安全环境和国际地位不同,“强大”总是相对的,以满足需要为前提。中国的国防建设也是本着同样的理念。去年发表的《2013年中国国防》白皮书就指出,中国要建设与中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我认为,中国的国防建设有四个基本点:

第一,中国国防力量的发展,立足于维护自身领土主权和发展利益。中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领土,2.2万多公里陆上边界、1.8万多公里的大陆海岸线和1.4万多公里岛屿海岸线,是世界上邻国最多、陆地边界最长的国家之一。中国需要强大的国防力量,守护好我们的领土、领空和领海。我们不能让近代中国惨遭外敌入侵、战祸绵延不断的历史重演。同时,随着中国经济逐步融入世界经济体系,海外能源资源、海上战略通道以及海外公民、法人的安全问题日益突出。中国需要强大的国防力量,来开展海上护航、撤离海外侨民、应急救援等海外行动,维护中国的海外利益。

第二,中国国防力量的发展,始终保持在合理适度的水平。现在外界比较关注中国的军费。比如今年初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的《2014军力平衡报告》和简氏防务集团的报告中,都认为中国的国防预算保持高增长势头,2013年中国国防支出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并且预测中国军费开支可能会在2030年至2040年赶上美国。但是,这些报告忽视了一个基本事实,中国经济规模是美国的56%,国防费用只有1/4不到。

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今年4月发表的报告,2013年各国军费支出占GDP的比重,美国是3.8%,俄罗斯是4.1%,英国是2.3%,世界平均水平是2.4%,而中国只有2%,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同样,在世界各大国中,中国人均军费支出也是最低的,仅为美国的1/22,英国的1/9,日本的1/5。中国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我们没有海外军事基地,除了维和人员和执行护航任务的海军编队,没有在海外部署一兵一卒。

第三,中国国防力量的发展,日趋开放透明。1998年以来,中国已发表了8版国防白皮书。去年发表的白皮书首次公开了陆军18个集团军的番号、陆军机动作战力量人数、海空军人数和战略导弹部队导弹型号。前不久,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首次访华的第一天,就登上了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号进行参观。

几个月前,位于南京的解放军理工大学举办了第五届陆军国际学员周活动,来自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的两位学员贾森·约翰逊和理查德·列文首次代表英国军校参加。英国广播公司(BBC)派出记者全程跟踪采访了这一活动并在最近播出,片名叫“中国的新模范军”,时长30分钟。这是外国媒体首次进入中国军事院校跟踪拍摄,也是中国持续推动国防透明化、加强国际交流的一个缩影。

第四,中国国防力量的发展,为国际与地区的和平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五常中派遣维和军事人员最多的国家,1990年以来已累计向20多次维和任务派出超过2.5万名维和人员;是联合国115个维和出兵国中派出工兵、运输和医疗等保障分队最多的国家;是缴纳维和摊款最多的发展中国家。2002年以来,中国军队已执行国际紧急人道主义援助任务36次,向27个受灾国运送总价值超过1.2亿英镑的救援物资。2008年底以来,中国已派出17批45艘舰船、1万余名官兵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中国积极参与叙利亚化武转运护航任务,迄今已完成十余批次。中国出动了7艘军舰、3架军机参与搜救马航MH370航班。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中国这头“东方睡狮”醒了,但它没有让世界发抖,因为它是和平的、可亲和文明的狮子。

两年前,我在这里讲过,中国以“不战而屈人之兵”为善之善者,我们主张通过协商和对话妥善管控与邻国的分歧,解决争议。我们从不惹事,但在事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重大原则问题上,我们绝不惧事、怕事,我们坚决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捍卫中国的正当合法权益。所以我也奉劝一些国家,不要误判形势,不要低估了中国的决心和意志,也不要低估了中国的力量和能力。

女士们、先生们,

英国著名战略思想家富勒曾经如此评价他的前辈克劳塞维茨,“在克劳塞维茨所有一切的盲点中,最盲目的一点即为他从未认清战争的真正目的是和平而不是胜利;所以,和平才是政策的根本理想,而胜利则只是企图实现此种理想时所使用的一种手段。”在我们今天看来,以战促和并非必须,但和平的确是我们矢志不渝的理想。无论中国梦、中国安全观和中国国防建设,和平都是其要义和宗旨。而且我们相信,中国梦与世界各国人民的梦想高度一致,中国的安全与世界的和平稳定息息相关,中国的国防军事建设并不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也需要其他国家一道相向而行。

今天,我很高兴再次向来自英国和世界各国的军事指挥官介绍中国梦、中国的发展理念和安全观念,我也欢迎大家有机会到中国参观访问、军事交流,去实地造访中国的军校、军营和军舰,与你们的中国同行一起学习、训练和演习,通过访问减少误解,通过沟通增进互信,通过交流理解什么是“中国梦”。

(原标题:中国驻英大使:中国不相信“修昔底德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