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高考阅卷点内,近百名阅卷老师正对试卷进行评阅 摄/法制晚报记者 付丁北大高考阅卷点内,近百名阅卷老师正对试卷进行评阅 摄/法制晚报记者 付丁

法制晚报讯(记者 武文娟) 昨天,“北京市高考评卷工作媒体开放日”活动在北京大学评卷点举行。高考评卷语文科目负责人漆永祥透露,目前高考语文阅卷工作已经过半,大作文和微作文均已出现满分作文,微作文满分情况好于大作文。 

据漆永祥介绍,今年语文作文阅卷特别强调,允许考生水平有限,允许考生作文有瑕疵。预计满分作文数量会比去年有所增加。

北京教育考试院副院长臧铁军介绍,今年高考共需阅卷近24.6万份,阅卷工作已从6月9日开始,预计22日结束,23日中午12时发布高考成绩并通知考生,高招各批次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也将同日向社会发布。

北京高招办主任袁槐莲说,全市的录取工作从7月5日开始,预计8月中旬结束录取。

大作文 网传“零分作文”系杜撰

漆永祥介绍,今年高考语文试卷共有6万余份,比去年少了2000余份。从目前情况来看,大作文假、大、空现象有所减少,模式化、套路化作文也比较少,考生作文中“李白仍然在放假,王昭君、莎士比亚这些人也几乎没有出现”。

截至目前,语文大作文已出现满分卷。漆永祥表示,虽然尚不清楚确切篇数,但预计大作文满分情况将好于去年。去年,北京高考语文大作文满分卷有十一二份。

对于网上所传的零分大作文,漆永祥称,这是网友集体创作的结果,真正的高考现场没有看到一篇同样的作文。

漆永祥介绍,三种情况将导致零分作文的出现:第一种是只写了一两句话,但与作文材料毫无关系;第二种是只画了个图,比如有考生恶作剧式地画个竹子、画个熊猫,或者写一句骂人的话;第三种情况是一个字都没写。

微作文 三字经“致青春”得满分

今年新增加的微写作是高考语文试卷的一大亮点。漆永祥说,往年作文看着很累,今年的微写作却让阅卷员看得很高兴,出现了不少感人文章,尤其是写18岁青春的考生最让阅卷员欣喜。

漆永祥用“花”字来形容考生的文字,称考生们写出了花样青春、花样年华,也写出了真实情感,有多样性、丰富性、人性美。

漆永祥透露,目前微写作已经出现了满分,其中有位考生用“三字经体”描写自己的18岁,写得非常好,虽然有两个错别字,但并不影响得满分,这是多年来很少出现的现象。目前微写作的满分情况好于大作文。

阅卷现场 武警驻守楼道 入场均须手检

昨天下午,高考语文阅卷点向媒体开放了位于北大计算机中心的三楼作文阅卷机房。《法制晚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评卷场所全部实行封闭管理,楼道口由武警把守,还首设了安检门和手持扫描仪设备,“电子眼”也随处可见。

所有人进入都需要手检,机房的玻璃窗全部用绿色的窗帘遮挡住,从外面很难看到机房内部。在机房内,近百名阅卷老师一言不发地坐在计算机屏幕前,为扫描入计算机的试卷评分,全场鸦雀无声。

记者注意到,阅卷老师屏幕的左侧显示的是学生作文,右侧则是评分标准及样卷等,如此设置方便进行对比。

在阅卷楼楼道里,教师放置物品的储藏柜被隔离在安保线以外,阅卷教师只能将胸卡、水杯、柜子钥匙带入阅卷点。据漆永祥介绍,目前知识组的阅卷进度已经完成了过半数目,略快于作文组。

今年语文作文评阅,阅卷组坚持“两个允许”和“两个不允许”,今年又新增了“五个不对比”。

漆永祥介绍,“两个允许”即允许6万考生水平有限,允许文章有瑕疵;“两个不允许”是不以高校师生作文水准论高低,不以中学教师各自教学水准论高低;“五个不对比”则是不跟去年考生比、不跟社会比、不跟古人比、不跟作家比、不跟课文比。

今年共有315人参加语文阅卷,比去年增加10人。阅卷人员分成20个组,其中8个组批阅知识题,12个组批阅作文题(含微写作3组)。每组有1名小组长,负责全组进度及督察。

作文仍采用双评制度。往年的样卷是打印出来先进行讨论,但这样卷子容易“撒”出去,今年,纸质样卷和评分细则消失,一份样卷都不打印,全部挂在网上。试评时,多方分析论证,确定双评阈值。超出双评阈值,则自动进入三评。三评仍不能定,则进入最后仲裁。

(原标题:作文有瑕疵 也可得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