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于3月5日(星期四)15时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徐绍史就“经济社会发展与宏观调控”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以下是发布会实录:

中国改革报记者:徐主任您好,我是中国改革报、中国改革网的记者。过去社会上一直对国家发改委有一种“重发展、轻改革”的看法,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元年,国家发展改革委采取哪些措施扭转这一形象,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加强自身改革方面都取得了哪些突破。在2015年这样一个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国家发改委进一步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有哪些打算?

徐绍史:2014年是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决定的改革元年。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领导下,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改革力度大、成果多、效果好。去年的改革,第一,出台了一批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的顶层设计,这是一批很重要的成果。第二,出台了一批标志性、关键性、引领性的改革方案,这也将陆续地发挥其积极作用。第三,有一批多年想改而没改动的,一些难啃的骨头在去年已经有了重大突破。我认为去年改革元年应该说成效是非常明显的。

在这个过程当中,发改委作为一个经济体制改革的指导协调部门,积极地贯彻中央和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去年我们完成了中央改革领导小组交办的由我们作为第一牵头单位的21项改革任务,根据国务院的部署协调各部委出台了286件指导性的改革方面的文件,这也取得了积极的成效。

就发改委自身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好自身的改革。我们的自身改革主要是四个方面:第一,审批制度改革。第二,核准制度改革。第三,投融资体制改革。第四,价格改革。发改委改革,我认为是两句话,要动真碰硬、自我革命,这样才可能推进和深化改革。

从审批制度改革方面来看,这一年的时间,我们按照简化手续、优化程序、在线办理、限时办结的要求,已经把13项审批事项拿到了行政大厅。记者朋友们可能看过中央电视台的集中报道,也就是“月坛南街38号的变化”,现在我们的审批统统在网上办理,而且是公开透明的,行政相对人可以进行查询,这是审批制度改革。

核准制度改革,主要是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去年我们又修订了政府核准投资的目录,取消了15项审批事项,下放了23项审批事项,连同2013年我们已经取消了下放行政审批事项达到76%。同时,我们又改革了外商投资的审批办法,外商投资由“全面核准”改为“普遍备案+有限核准”,核准的数量还不到5%,都是在网上直接备案的。境外投资也实现了网上备案,境外投资除了敏感国家、敏感地区、敏感行业之外,一律改成网上备案,境外投资的核准数量不到2%,所以应该说放权的力度也还是比较大的。

现在我们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精简审批、规范中介、并联核准,准备在今年年底实现,现在有30多个部门的前置审批,因此企业投资项目的核准进度就比较慢,现在我们正在与相关部门一起商量,要把这些前置审批简化为两到三项的前置审批,其他通通搬到网上做并联审批,这样会大大缩短审批时间。同时我们要把中介服务也拿到网上来公开,哪些中介机构提供服务,收费是多少、时限是多少,如果今年能够实现这个目标的话,那这是一次重大的革命,这是核准制度的审批。

第三,投融资体制的创新和改革。去年初,我们拿出了80个示范项目来吸引民间投资,其中49个有民间投资的参与,我们又草拟了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已经通过并颁发了,我们与财政部商量,把预算内资金和财政资金一起设立了新兴产业创新引导基金和制造业支持基金,以改变我们投资的方式。更为重要的是,我们用我们所掌握的预算内投资来撬动社会投资,就是与政策性金融机构、基金、信贷、保险各种投资公司合作,一起来参与投资,加大投资的规模。


河北第二虎:不拘小节景春华

两会第一天,政协开幕,人大还没开,景春华就落马了。盛会也打虎,多鲜活的教材,代表委员们会上谈四个全面中的全面从严治党,最热乎的话题有了。


无关雷声

惊蛰,万物复苏,“桃始华,仓庚(黄鹂)鸣”,确是有色有声的时节,但在二十四节气的发源区域,初雷往往在一个月之后。待雷声出现的时候,万物不是惊醒,或许是惊吓吧。


傅莹的魅力在哪里?

傅莹的记者会为什么总是人山人海,她的那一种亲和力和女性特有的温柔,总会让人产生一种赶场子去会美女偶像的感觉。在聆听她既有立场,又有感染力的表述时,你会用一种理解、甚至欣赏的心态涌现。于是,记者的提问不再刁蛮,而傅莹的话,很少会被变成媒体反驳的材料。


为什么总是外国记者问军费?

去年的人大新闻发布会上,美国记者提问了这个问题,新闻发言人傅莹回答得就不那么开心。今年问这个问题的,同样是外国记者(英国路透社),但是傅莹不仅没恼,还笑嘻嘻地顺便开了外国记者的玩笑。这一变化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