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郑州传承3500年地名被改案公审 市民诉求恢复原路名

中新网郑州2月3日电(门杰丹 阚力)2月3日,记者从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曾备受关注的郑州4名市民诉郑州市政府请求恢复原“祭(zhà)城路”路名案公审。

诉讼中的祭城路位于郑东新区,西起商务内环,东至东四环,长9.8公里。资料显示:祭城的来历可追溯到商周时期,由一个掌管祭祀的官员所建的祭国,到周公第五子建的祭伯城,再到现在的祭城乡、祭城镇、祭城路办事处,据《祭城镇志》记载,整整有3500年历史。“周公奠定中国文化之基础,该地与中国文化关系巨大。”

2015年4月,郑州市政府作出决定,将“祭城路”更名为“平安大道”,并于2015年5月在政府网上发布了《关于祭城路更名平安大道的通告》。郑州市民朱某义等人认为该《通告》违背了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的规定,遂于当年9月向新乡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郑州市政府撤销该通告,并要求恢复原“祭城路”路名。

2016年2月2日,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该案进行了审理。原告朱某义等4人及其各委托代理人,被告郑州市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部分省、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行政法学专家教授、郑州市“祭城社区”的群众代表、郑州市人民政府和郑州市民政局的部分工作人员等80余人到庭旁听了庭审。

庭审中,原告诉称,郑州市人民政府“郑政通【2015】6号文”公告不符合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第五条、《河南省地名管理办法》第七条、第八条第一项和第十九条;祭城地名古书记载历史有3500多年,一直沿用至今;2003年祭城村整体迁移出老祭伯城,所修路正好经过祭伯城遗址;2005年12月该路被郑州市人民政府正式公告命名为“祭城路”,该路名具有深远历史文化意义,附近居民对“祭城路”名具有深厚感情,强烈要求恢复原祭城路的名称。

被告郑州市人民政府答辩认为,此次更名与原告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并未侵犯四原告的合法权益,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更名主要遵循“一路一名”和便民的原则,“祭(zha)”字读音生僻,与标准读音(ji或zhai)相差甚远,给外来客商和民众带来不便,在沿线单位提出更名申请的基础上,经征求道路两侧驻地群众、单位的意见,大部分同意更名,根据《河南省地名管理办法》第九条等有关规定,依法定程序,经郑州市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决定作出更名行为,符合相关法律法规。

庭审中,合议庭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对本案的争议焦点进行了归纳,双方围绕被诉《通告》是否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四原告是否具有原告诉讼主体资格以及被告作出《通告》是否合法等焦点进行了举证、质证,充分地陈述和辩论。

庭审持续5个小时,将择期宣判。(完)


人们何以嫌弃今年的“丑”猴

海峡彼岸灯光节的主灯“福禄猴”又招来叹息一片,被网友认为比央视春晚的吉祥物更丑,奇丑无比,甚至于调侃是不是放在路边用来辟邪的。


老乡别跑,接完大盘请接楼盘

既然以降低首付的形式刺激楼市,对买的人好,对开发商好,对银行好,对国家好,那么,房价就一直能继续坚挺下去吗?这个问题,除了伪专家乐意给出答案以外,没人回答得了。


放权给高校,权力真能放下?

试点的效果由谁评估?如果由上级部门检查评估,那各高校会不会还是按照上级部门的旨意行事?对于下放人事管理权的改革,政府部门应该以“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姿态推进,即权力一旦下放,不会再收回来。